首页 »

【钩沉】从“建军大业”到开国大将:他六次负伤,头颅内弹片伴随骨灰撒在祖国大地上

2019/10/17 17:23:42

【钩沉】从“建军大业”到开国大将:他六次负伤,头颅内弹片伴随骨灰撒在祖国大地上

1944年,粟裕任苏浙军区司令员

 

“我决心将自己的一生献给壮丽的共产主义事业”

 

1925年,粟裕在湖南第二师范读书,次年加入共青团。他说:“我一旦明白必须推翻旧世界和建立共产主义新世界的道理,就觉得少年时代的‘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行侠思想是多么幼稚可笑。后来的彷徨、苦闷,思路又是这么狭窄,我决心将自己的一生献给壮丽的共产主义事业”。1927年,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全国一片白色恐怖,共产党员数量由5.7万余人急剧减少到1万多人,粟裕却在这时毅然转为中国共产党正式党员。

 

1927年8月,粟裕参加了南昌起义,起义失败后,跟着朱德、陈毅艰难转战粤、闽、赣、湘。在福建武平战斗中,头部负伤,子弹从右耳上侧的颞骨穿了过去,只觉得受到猛烈的一击就倒下了。他想无论如何绝不能离开革命队伍,挣扎了好一会儿,不料滑到路边的水田里,几位战友赶上来帮他包扎好伤口,他以坚强的毅力赶上部队。后来参加了湘南暴动,上了井冈山。从此,无论是艰难险阻、挫折失败,还是流血牺牲,他都矢志不渝,为党的事业献出了自己的一切。

 

只带三名战士,俘虏一百多敌人

 

在几十年戎马生涯中,从井冈山斗争到红军五次反"围剿",从北上抗日先遣队到艰苦卓绝的三年游击战争,从东进江南的首战到高邮授降之战,从苏中“七战七捷”到百万雄师过大江,充分显示出他不畏艰难险阻、敢于压倒一切敌人的英雄气概和卓越的军亊指挥才能。

 

1928年6月,敌军“进剿”井冈山。朱德命令时任连长粟裕控制老七溪岭。当他率部赶到时,敌先头部队已占领该地。他组织了多次进攻未获成功。根据当时的地形,他调整了进攻方式,带领一部分人员采取迂回隐蔽接敌,迅速冲上了制高点。这时,他回头一看,跟上来的只有九个战士。狭路相逢勇者胜。他当机立断,把九人分成两组,六人控制制高点,接应后续部队。自己只带了三名战士,出其不意地冲了下去,俘虏了一百多名敌人,取得了胜利。

 

1934年7月,粟裕任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参谋长,在方志敏、寻淮州领导下转战闽、浙、赣、皖。1935年先遣队失利,粟裕率几百人突出重围,组成红军挺进师,任师长。在与党中央失去联系的情况下,他紧紧依靠党组织和人民群众,开展灵活机动的游击战,打破了敌人频繁的“进剿”和两次各约40个团的“围剿”,坚持了艰苦卓绝的三年游击战争,为配合主力红军北上转移,保留党在南方的战略支点作出了贡献。

 

孟良崮战役: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

 

1940年9月4日,国民党鲁苏战区副司令韩德勤派兵进攻新四军黄桥根据地,新四军顾全大局,主动放弃黄桥以北阵地。陈毅等人联名致电蒋介石:请令韩部以抗敌为重,停止进逼。6日,韩部进至营溪以南,新四军被迫自卫,韩军败阵后又占领了姜堰。13日,新四军攻克姜堰,再次呼吁韩军停止内战、团结抗日,并主动退出姜堰。9月30日,韩德勤纠集3.4万人马进攻只有7000人的新四军部队。在积极开展统战工作,孤立韩顽的同时,陈毅在严徐庄掌握全局,粟裕作为一线指挥员,采取诱敌深入、在运动中各个歼顽的战法,歼灭顽军1.1万余人,89军军长李守维落水毙命,6旅旅长翁达自毙。33师师长孙启人、99旅旅长苗瑞林等5000余人被俘,缴获各种火炮62门和大批枪弹物资,新四军伤亡九百余人。黄桥自卫战是新四军反顽作战最重大的胜利,打开了华中抗日新局面 。

 

1947年5月,陈毅、粟裕在作战前线

 

1947年5月的孟良崮战役,是陈毅、粟裕指挥华东野战军进行的一次大规模运动战和阵地战相结合的重大战役。华东野战军20万,国民党军约45万,对解放区进行重点进攻,并以五大主力中的三大主力,即整编第74师、整编第11师和第5军为核心,组成3个兵团,共25.5万人,执行机动突击任务。敌整编74师、整编83师19旅57团被全歼,毙伤1.3万人,被俘虏1 .9万人,合计3.2万人,国民党军从山东全面撤退。解放军阵亡 2043人,伤9300人。这一战役,开创了在敌重兵密集并进的态势下,从敌阵线中央切割、歼其进攻主力的范例,是打破国民党军对山东解放区重点进攻和转变华东战局的关键一战,被陈毅誉为“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

 

战争年代曾六次负伤

 

1933年5月的一次战斗中,他左臂被打中动脉血管,鲜血喷出一米多远,当场昏了过去,幸好警卫员懂得急救常识,立即用绑腿把手臂上部扎紧止住了血。这时天下起了大雨,山路崎岖难行,同志们用担架把他送到了20公里以外的救护所。第二天,他手臂肿的像小腿一样粗,子弹是从左前臂的两根骨头中穿过,并打断的神经,而且已出现感染坏死现象。医生主张锯掉左臂,否则有生命危险。粟裕想如果只剩一只胳膊在前线作战,有许多不便。他对医生说,即使有生命危险,我也不锯。可是伤口化脓,需要开刀,又没有麻药。粟裕让人用麻绳把左臂绑在凳子上实施手术,其疼痛程度可想而知,他硬是挺了过来。手术后,用蚊帐剪成布条子在盐水里泡过后,第一天从子弹的进口桶进去,第二天再从子弹的出口拉出来,捅来捅去,伤口长期长不拢,反而长了一层顽固的肉芽,医生把肉芽扒掉,再用布条捅,他一次次忍着剧烈的疼痛坚持下来。后来,到红一方面军司令部再行手术,用上了碘酒,伤口才好了。

 

粟裕六次负伤中,有三次是重伤,左臂和头部落下残疾,右臂中的弹头在体内存了近22年才取出,头部内的弹片则伴随他的骨灰撒在了祖国的大地上。

 

1941年,粟裕同夫人楚青在苏中某地

 

运筹帷幄,决战决胜

 

作为杰出的军事家,不仅要能征惯战,有勇有谋,更重要的是要有统揽全局,深谋远虑的雄才大略。粟裕回忆说:“我跟随毛泽东、朱德同志学习打仗所得到的最深刻的体会是战争有它自己的规律,克敌制胜的办法必须依据敌我双方的实际情况和战争内在规律去寻找。我学到的这一条道理,使我终身受益。”

 

1945年11月,粟裕任华中野战军司令员。1946年9月,中央军委电示山东野战军和华中野战军统一行动。10月15日,毛泽东电示,在陈毅领导下大政方针共同决定,战役指挥交粟裕负责。中央军委、毛主席和陈毅对粟裕高度信任和器重,让他挑起了华东战场战役指挥的重担。他协助陈毅指挥了宿北战役、鲁南战役、莱芜战役、孟良崮战役、沙土集战役等著名战役。1948年5月,粟裕任华东野战军代司令员兼代政委,指挥了豫东战役、济南战役。1948年11月,粟裕参与指挥淮海战役,并直接指挥了华东野战军作战,继又参加了指挥京沪杭战役,渡过长江,解放南京、杭州、上海。

 

1946年,粟裕指挥苏中七战七捷时

 

1946年夏,国民党军向解放区大举进攻,中央军委、毛泽东同志曾提出以山东、冀晋鲁豫和华中三支野战军进入国民党统治区作战,实行外线出击的方针,并指示华中野战军主力出淮南,与山东野战军配合作战。粟裕对当时敌我情况和战争发展趋势做出了正确的分析和判断,及时向军委和陈毅提出了依托解放区先在苏中打几仗,然后再考虑外线作战的建议。军委和毛泽东同志总结解放区各战场作战实践,确定了战略防御阶段实行内线歼敌的战略方针。我军充分利用解放区的有利条件,不断歼敌有生力量,改变战略上的被动地位和防御态势,粉碎了敌人进攻。被誉为“七战七捷”的苏中战役的实践经验,为明确和完善这一方针提供了重要依据。

 

淮海战役:华东野战军歼敌44.3万

 

1948年1月22日,粟裕发出了致军委并刘伯承、邓小平电,提出改变中原战局、发展战略进攻、夺取全国胜利的意见,引起了中央的重视。2月2日,中央决定成立东南野战军和东南分局,陈毅为东南野战军司令员兼政委,粟裕为副司令兼副政委,并任东南分局书记,并决定继刘邓大军千里跃进大别山之后,遂行第二个战略跃进。粟裕一面抓紧整训部队,准备南进,一面密切注视中原战场和全国战局形势的发展。经过两个多月的深思熟虑,4月18日,他再次“斗胆直陈”,向中央提出了三个纵队暂不渡江,集中中原野战军和华东野战军的主力,争取在中原黄淮地区打几个大规模的歼灭战的建议。军委和毛泽东同志对此极为重视,电告陈毅、粟裕赶赴中央,当面听取了粟裕的建议,迅速作出华野三个纵队暂不渡江留在中原作战的决策。粟裕不负中央的厚望,从中央立下“军令状”回来,就组织指挥了豫东战役,在兄弟部队密切配合下,一举歼敌9万余人,使中原、华东战场的形势出现新的转折,加快了我军战略进攻的胜利进程。

 

淮海战役中,总前委及野战军指挥员多次向中央提出建议,对战役胜利做出了贡献。其中,粟裕曾6次提出重要建议。一是建议举行淮海战役。1948年9月24日,粟裕向中央军委并华东局、中原局建议,举行淮海战役,军委迅速批准了这个建议。二是建议两个野战军统一指挥。军委确定,由刘伯承、陈毅、邓小平、粟裕、谭震林组成总前委,邓小平为书记,统一指挥。三是建议抑留敌人于徐州周围歼灭之。淮海战役打响后,敌情发生重要变化,何基沣、张克侠率部起义。粟裕及时提出了抑留敌人于徐州周围歼灭之的建议,军委采纳了粟裕和中原野战军首长意见,统一筹划,使淮海战役发展成为大规模的以徐州为中心的战略决战的三大战役之一。四是建议调整第二阶段华野部队作战任务,明确了主要作战方向为歼灭黄维兵团。五是建议将华野主力放在堵击徐州之敌南窜的机动位置,为战役转入第三阶段全歼杜聿明集团做了准备。六是建议统筹支前工作。淮海战役共歼敌55.5万人,其中,华东野战军歼敌44.3万人。

 

粟裕之所以能够创造性地贯彻军委的战略决策,从实际情况出发,敢于和善于提出不同意见,是他求实精神和高度责任感的表现,也是与他长期处于一线,熟悉情况,积累了丰富的领导和作战指挥经验分不开的。而中央和毛泽东同志也总是纵观全局,虚心听取各战区指挥员意见,及时作出正确决策,把高度的集中统一和充分发挥各战区指挥员的主观能动性很好的结合起来,这是人民解放军克敌制胜的一个重要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