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转型时代,未来的“王思聪们”能行吗

2019/9/23 18:23:42

经济转型时代,未来的“王思聪们”能行吗

当“王思聪们”活跃在公众视线的焦点中,当王健林轻描淡写地说出“先赚一个亿”的小目标,他们也会对未来感到焦虑。一个困扰中国民营企业,尤其是家族式企业家的问题是,这辈人创造的巨额财富,如何被传承下去。富不过三代,会不会成为现实?

 

近日,在中欧国际工商学院2016第五届中国家族传承论坛上,海内外的家族企业家和对家族企业问题有着深入研究的专家学者对中国家族企业的加班换代问题展开探讨。企业家和学者普遍认为,中国经济面临转型发展会给家族企业的传承带来挑战,当家族企业的传承遇到新经济的浪潮,能否持续创新,决定着未来家族企业的命运。

 

家族企业“接班”没那么简单

 

今年最新出炉的“新财富500富人榜”显示,中国50岁以上民营企业家占比高达67%,这批人中的绝大部分伴随改革开放白手起家,靠自我拼搏和把握时代机遇,创造了惊人的财富。

 

然而,这批近七成的民营企业家,正在面临苦苦寻找接班人的困扰。和国外历史久远、积淀深厚的家族企业不同,中国的民营企业家缺少“交接班”的经验; 更特殊的是,受此前的计划生育政策影响,他们中的许多人和普通人一样只有独生子女,这意味着“交接班”时,可以选择的余地并不大。

 

另据调查机构发布的2015年发布中国家族企业传承报告显示,在受访中国民营企业第二代子女中,明确表示愿意“接班”的二代占整个样本40%,明确表示不愿意接班15%,还有45%对于接班的态度不明确。

 

由于年轻一代出生在优越的生活环境,对追求财富的意识渐渐淡薄,又缺乏其父辈拼搏奋斗的精神,他们中大多数人有国外学习生活经验,个性更加独立,许 多人并不认为经商赚钱是实现自我价值的唯一途径。而对他们的父辈来说,受传统文化影响,将企业传于子女仍是第一选择,两代人的思维矛盾,使得这些民营企业 的未来发展前途难料。

 

论坛上相关专家指出,未来数年当中国大概有300多家大型家族式民营企业面临“接班换代”问题,即使他们最终能说服子女,或者寻找到更好的“交接班”方式,这些企业也将在中国经济全面经济转型、产业全面级的过程中遇到挑战。从全球范围看,技术的非线性发展,商业模式跨界突破,进一步加速产业迭代的趋势,这一切无疑使家族企业传承问题更加凸显。当传承遇到转型,家族企业如何在新经济当中保持活力,是当前中国民营经济需要关注的问题。

 

年轻一代的创新需要被尊重

 

家族企业这个词汇,在许多人眼中带有传统、封闭的色彩,甚至相比现代企业理念,有些落伍。不过世界家族企业知名学者、英士国际商学院安德列和罗莎 莉·霍夫曼家族企业教席教授莫顿·班纳德森(Morten Bennedsen)看来,如今全球最古老的那一批家族企业,恰恰拥有一群年轻而充满活力的创新者;同时这些以数百年为起点的企业,跨界代际,经久不衰, 是真正具有生命力的成功企业。

 

“照片里的这些极具创新活力的年轻人,是世界家族企业协会的成员,他们中最年轻的企业就有超过200年历史。”莫顿·班纳德森指出一张世界家族企业协会的合照介绍说,年轻的中国家族企业可以从世界家族企业中学到代际传承的成功经验。

 

“中国许多民营企业已经存在了30年左右,都到了换代时间,我觉得在换代过程当中特别重要的是,要思考家族可以给企业带来什么贡献。”莫顿·班纳德 森说,如果整个家族能为企业在当下和未来带来重大贡献,比如家族名声、人际网络、商业模式等等能够依托家族延续,保留家族企业的特性将带来竞争优势;而如 果反之,就需要思考改变所有权,实现家族企业的职业化。

 

莫顿·班纳德森指出埋在家族企业传承过程中,根据海外经验,会遇到家族纷争之类的挑战。这类在电影、电视剧中多见的情节,也可能在未来的中国家族企 业界发生,莫顿·班纳德森认为,对此,中国的家族企业需要形成清晰的所有权结构,还要有规范和机制,一个良好的家族企业治理结构是企业基业常青的基础性要 求。

 

当家族企业决定以某种方式进行传承时,企业家所需要做的,绝不仅仅是简单的“交接班”。莫顿·班纳德森表示,家族企业传承时需要进行规划,海外有些历史悠久的大型家族企业会华十年时间进行长期规划。

 

莫顿·班纳德森认为,许多年轻人回到家族企业进行接班后,可能会丧失了父辈的创业创新精神,但在现实中,全球成功的家族企业,一大共同特质是每次接 班更替,都能保持创新精神和创业激情。比如西门子70%董事会是家族成员,但它至今依然是全世界最具创新能力的制造企业;丰田汽车曾是家族制的纺织巨头, 当年却因家族接班人丰田喜三郎“不务正业”,开发汽车,转型成了全世界最大汽车公司。莫顿·班纳德森表示,这些成功的企业背后都有着将创新创业作为基因的 家族,这些基因通过言传身教、耳濡目染,代代相传。同时,在这些家族企业中,作为家长的企业家对年轻一代的创新普遍较为尊重和宽容,允许子女开拓创新、勇 敢试错。

 

“目前中国家族企业存在一个典型现象,就是年轻一代人没有能够得到老一代尊重,老一代人认为年轻人的创新做法,是在浪费家族的钱;年轻人想进一步改 进企业,但长辈又不听他们的意见。”莫顿·班纳德森认为,中国家族企业家需要改变过于保守的观念,尤其可以从丰田公司转型的例子中汲取经验,鼓励年轻一代 尝试创新。“很多家族都不愿意相信自己的孩子,但是千万不要低估下一代创新能力。”

 

父女两代也可以成为“合伙人”

 

尽管正如莫顿·班纳德森所言,受传统文化影响,中国家族企业的“接班人”常常生活在父辈阴影之下,要独立自主地开拓创新,并不容易。

 

但随着时代变化,尤其是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经济大潮来袭,老一辈企业家所处的行业也受到冲击,这使得部分企业家开始愿意倾听年轻一代的想法。

 

“红领集团从传统成衣制造向个性化定制的转型用了十多年的时间,对我和我父亲来说,就段经历实际上是又一次创业。”论坛上,红领集团总裁张蕴蓝分享了她和作为企业创始人的父亲,一起作为搭档,通过创新帮助企业实现转型的故事。

 

张蕴蓝介绍,她进入父亲的企业已有近10年,大学毕业第二份工作就在这家传统的服装公司。“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是接班人,我一直把自己当成创业者,和我创业的人是我的父亲,他一个非常强势的合伙人。”

 

C2M模式(个性化定制)是父女合作下的第一个创新,C端的消费者在终端提出自己的个性化需求,省略中间渠道,对接工厂M,工厂直接满足消费者个性 化需求。这样模式的在如今的互联网经济中已经频繁出现,一些新兴扎根于互联网的企业乐衷此道,但对于一家传统的服装企业,实现业态转型非常罕见。

 

张蕴蓝介绍,传统的个性化定制的成本很高,对技术工人非常依赖,因此只有少数人能穿得起。而红领集团想将这种个性化和工业化结合起来,用工业化的效 率和手段改造个性化,让更多的人可以享受这样私人订制的衣服。企业通过建立了数据库,利用大数据满足客户不同需要,并通过个性化定制,极大地降低了库存成 本。

 

在转型C2M之后,公司的开拓创新开始以张蕴蓝为主。在她的主导下,公司将已经成型的C2M模式对外输出,目前已经签了50多家企业,完成改造的也 有30家企业,接受改造的企业涵盖了包括纺织服装业在内的20多个行业。为了让C2M模式持续发展,张蕴蓝又着手打造了两个销售平台,一个是B2M平台, 上面有上万个个性化定制客户,另一个是互联网创新品牌平台,主要针对消费者。

 

为何在一个传统行业的家族企业中,张蕴蓝可以拥有如此宽松的创新环境?她表示,自己的父亲是传统制造业出身,对中国制造有着一份情怀,因此十多年来,他一直坚持改革与创新。而张蕴蓝则在父亲大的战略下,围绕传统服装业转型做出了不同的改革措施。

 

谈到自己与父亲的关系,张蕴蓝觉得很幸运。“我周围很多的小伙伴,父辈让他们接管企业,但他们的父辈都对企业未来很迷茫。他们指望二代进入企业,对 企业从零开始学习和了解,最终创造出一个全新的模式。”张蕴蓝说,“而我父亲非常清楚未来目标是什么,也就是我进入企业第一天,我们就知道要一起做个性化 定制的转型。”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笪曦  编辑邮箱shguancha@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