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办三级幼儿园,都办不下去了?

2019/8/14 6:16:47

民办三级幼儿园,都办不下去了?

 

一间幼儿园停办,波及的不仅仅是园里50多名孩子;其暴露出的问题,似乎更值得有关部门重视。


2月底,闵行区星站路上一间名为艾法薇尔的幼儿园,在开学一周内,突然宣布:3月起停办部分班级、4月起关园;原因是“长期亏损”。七宝镇教委介入后,将幼儿园的行为界定为“违规”,并承诺在解决好学生家长提出的问题前,不会同意幼儿园关园。据闵行区教育局透露,目前,已协调园方延期办学到学期结束。


这是一家民办三级幼儿园。“民办三级”,这一大多数人并不熟悉的名词,因此次事件进入了大众的视线。据《上海市民办三级幼儿园设立基本条件的规定》,民办三级幼儿园“以招收农民工同住子女为主”。新的问题随即而来:这样性质的幼儿园,在本市的学前教育体系中,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他们又背负了什么样的“包袱”?长期亏损、生存困难,是一家如此,还是普遍现象?

 

2月底,艾法薇尔幼儿园接连发布两封告知书,宣布自3月起停办部分班级、4月起关园。

办亏了为何不涨价?
——“600元指导价框死了”

 

中班学生涵涵的母亲李静,2月13日从老家返沪,打算用一周时间,为孩子置办开学所需物品。一周后,准备齐全,她却收到了园长陈洁雯的群发短信。


“太过突然”,李静告诉记者,她当时考虑更多的,是如若最终分流,孩子能否适应新学校、新环境?小班家长王微接到通知时,担心更甚,花了半年,女儿莹莹好不容易适应了幼儿园生活,插班意味着“入学阵痛”又得重来一次,如何融入集体成为一个大问题。


事实上,面对园方给出的“亏损”理由,许多家长与李静、王微一样,能够理解且愿意接受适当提价。他们疑惑:园方为何不与家长沟通、提请合理涨价,反而要不顾孩子感受,粗暴式地说取消就取消、说关园就关园?


面对家长们的疑惑,园长陈洁雯表示:价格难提。2月23日,在宣布4月关园之后,她接受了记者的电话采访。她告诉记者,艾法薇尔幼儿园向入园幼儿收取两项费用,其中,管理费需遵循政府指导价,即每人每月600元;餐饮费每人每月210元,需定向使用。在民办幼儿园自负盈亏的框架之下,场地租金、人员薪酬、设备购置更新等运营成本与限价的管理费之间,无法达到收支平衡,“开园至今三年半,一直在亏损,600元指导价框死了收入”。虽然理解投资回报需要过程,但幼儿园举办人认为亏损状态已无扭转可能,才选择关闭。

 

问了6家,都说办园艰难
——“限价之下,多少有些紧张”

 

记者在闵行教育机构查询平台上搜索发现,经艾法薇尔幼儿园园方协调,愿意接收学生的碧城联明幼儿园,是一所民办二级幼儿园,每月收取入园幼儿保教费2000元。两所幼儿园同为2012年秋季开办,都是民办,一级之差,如今却是一生、一死。


民办三级幼儿园,真的生存困难吗?记者就此辗转采访了松江、浦东、奉贤、青浦等区的6家民办三级幼儿园,得到的答案是,“限价之下,多少有些紧张”。


松江一家民办三级幼儿园的教务老师透露,场地租金、人员薪资等成本如果较高,单靠限价的管理费的确难以维持正常运营,倘若生源不多,则亏损的可能更大,“能理解艾法薇尔幼儿园的处境,但不赞同其做法”;浦东一家民办三级幼儿园的园长表示,他们遵循的管理费限价更低,为每月400元,人员薪酬和办学质量上需做出让步,否则入不敷出;奉贤一家民办三级幼儿园的举办人告诉记者,他们遵循的限价也为每月400元,而一年仅场地租金就要几十万,“做教育不求盈利,但要生活”。


限价之下,“违规”成为一种选择。家长李静告诉记者,艾法薇尔幼儿园曾举办过一些收费兴趣班;一些接受过记者采访的园方也透露,听说过有园方打“擦边球”,为了增收而举办一些《上海市幼儿园收费管理办法》中明令禁止开办的收费特色班、兴趣班。

 

限价标准能否合理提高?
——“自负盈亏与托底性质,存在矛盾”

 

2008年,上海市教委等三部门联合出台了《关于做好本市农民工同住子女学前教育工作的若干意见》,要求除在“中心城区原则上不设立专门招收农民工同住子女的幼儿园”外,“努力满足农民工同住子女接受学前教育的需要”。此后,上海市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2011—2013年)中,提出了“三年新增民办三级园205所”、“逐步满足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入园需求”的发展目标。


有园方向记者形容,民办三级幼儿园,“其实承担了一种‘托底’的角色”,享受到了一些政策倾斜。记者查询发现,2011年底,曾有“上海市对每一所民办三级幼儿园每年资助5万元,用于添置玩教具、厨具、卫生器具等设施”的决定,接受采访的各家民办三级幼儿园也表示,相关部门对园方或多或少有一些补助,大多集中在书册、玩教具的捐助上,有一所园方获得了场地租借上的优惠措施,有一所园方保安的薪资由相关部门支付。


但他们也反映,“政策倾斜的作用是有限的”,民办三级幼儿园最大的困境,是民办性质要求的自负盈亏、与托底性质要求的管理费限价过低之间存在矛盾。


对此,有园方提出,现在的限价标准是几年前制定的,为了避免其他缺乏社会责任心的民办三级幼儿园也采取粗暴式关闭的方法,建议教育行政主管部门与举办者就限价标准进行更多沟通,结合农民工同住子女家庭的支付能力与市场规律,采用合理的评估机制,制定更可持续的新限价标准;也有园方提出,在人员配备等项目上,相关部门可否采取购买服务的方式给予一定补贴,在设施设备等项目上,如经评估有需要,是否也可采取专项补助的形式,进行一些扶助。